电玩游戏


有事说事别问“在不在”我只要不死都会在!
2019-05-12 06:07

  昨天在办公室,一个同事的手机一直响一直响,不是闹铃,是叮咚叮咚叮咚的短信,连续不断,中间夹杂着电话铃,你方唱罢我登场,整整持续两个小时才没再响,绝不夸张。

  我忽然想到了知乎上看来的这张图,想让人把手伸到屏幕里把这个狗头(不好意思啊狗狗)揪过来往墙上使劲撞。

  我在,一直在,没有意外未来几十年我都会在,而且我和手机已经是终身伴侣,死亡也没办法把我们分离。

  所以如果我没回信息,要么是真的没有看到,不管我是洗澡了还是吃饭了完事肯定立刻回复你;要么就是……你自己想想心里有点数行不行。

  这里的双方换成任何人都是合适的,现代成年人微信的礼仪最重要的一条没有之一:

  ,我感觉我们也不是完全不说,但秦岭淮河以南的人平时真的不怎么说 您 ,每当身边有人对我说 您 的时候,我都时常反思自己是不是被反讽了。然而即使疑似被反讽也比直接被怼上脸好,经常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先加了我,通过验证以后上来就是一句:

  都是成年人了,把 A 的个人信息随手发给 B,难道不需要经过 A 的同意?你是 X 动 X 通还是 XX 银行这么没 C 数?

  而且发语音的人有很多口音极重,该不是觉得自己跟边江似的说什么都是一张陈伟霆钟汉良的脸?

  有一次我被迫加了一个卖保险的亲戚,老姐姐上来就是语音语音还是语音,我寻思不识字的人怕也是不能进入保险行业吧,都说保险行业的人贼拉有礼貌了,

  我自己微信刚刚重装,当时的情况就是下面这位这样,港真我对这位姐姐的业务能力和前景充满怀疑(图片来自知乎用户 via 李想)

  符号和笑 cry是个万能表情,在日常对话里都可以用,苦逼里带着点俏皮,人生绝望可是我们还可以强颜欢笑。

  除非发红包,可除了真交情好的之外,发红包我也不乐意投,没有讨厌谁的意思,就不想费那个事。当然遇到真讨厌的人我可以投票给对手,不怕费事。现在发现让人投票的不多了(可能也屏蔽我了),但晒娃的还是无处不在。有的旁友吧,上学的时候是个酷逼,浪子,结婚以后窟岔成了孩子奴,晒娃九宫格刷屏十几条,比微商还狠。每条还都千字长文 + 赋诗一首,以表达他们对小孩的浓稠绵密的爱意。

  你要不点赞,他直接发私信问你索要,问你为啥不发小孩,小孩多可爱,好像你像苏明玉她妈一样铁石心肠。

  拜托我对我自己孩子都没什么滤镜,还指望我对你家孩子有什么母爱?有舍不得删的照片直接私人发育儿 APP,想看多久看多久好么?

  我只能允许我绝对的好基友给我非常无聊的信息连串轰炸,完了我也还是要回的。



相关阅读:电玩游戏



电玩游戏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

d